百川

浸大本科一年级,啥都不会

【云梦双杰】无题

#半夜的产物#ooc注意#
#这只是一个小短篇【脑洞】不要当真#

没人知道夷陵老祖被挫骨扬灰那天,江澄回云梦后都干了什么,因为他整日整日地把自己关在屋里,谁来也不肯去见。唯一知道些什么的人,可能就是姑苏的酒家,江澄赶到姑苏,买了一坛子天子笑,又赶回了云梦,当时他脸上的表情,全然不像是凯旋的得意,倒像是落寂和迷茫。

江澄的房间后是走廊,再往外是一大片庭院,郁郁葱葱的全是树,还有一个池塘。
他坐在走廊里,看着远处的云,不知是带着何种情绪,淡淡地笑了。他身旁放着一坛天子笑,一个酒盏,和魏无羡的陈情。
“魏婴,你知道现在外面的人怎么说我吗?”
江澄拿着陈情,手指轻抚上面的纹路,仿佛还能感觉到它主人的余温。
“他们说,江家主大义灭亲,杀了夷陵老祖,真是给修真界出了一口恶气。”
“挺奇怪的,魏婴,我之前恨不得看见你就一剑杀了你。”那我为什么如今会有点不习惯。

江澄放下陈情,开了天子笑的封泥,斟了满满一盏的酒。

“这第一杯,敬我父母费尽心思保你我周全,养育之恩,无以为报。”他说着,一口气一滴不落地把杯中酒喝了下去。
“呵……这第二杯,”他倒上了酒,看着地上的陈情,仿佛在跟什么人说话,“这第二杯,敬阿姐,为她乞来世平安。”
他喝地有些急,酒顺着脖颈滑落,没入衣领。
“这第三杯……”
他酌了酒,却没有喝,端杯的手有些不稳,撒了些在手上。
他沉默了一会儿,哗一声将杯中物尽数倒在了庭院里,摔了酒盏。

这第三杯酒,祭当年你我,从此世上再无魏婴,云梦再无双杰。
江澄无力地闭上眼,唇角全是苍凉的笑。

魏婴,望你我二人来世陌路,永不相见。

“阿羡……”

那一天,无人知道江晚吟在庭院里干了什么,也无人知道,号称能和魏无羡一争千杯不醉的江晚吟,当日竟是醉了,他手中握着陈情,恸哭地像个孩子。

#这ooc玩得有点脱#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