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浸大本科一年级,啥都不会

【亲子分】早晨

*可怕的想法永远出现在半夜。

*这个梗是不是有点烂大街……=  =


早晨一起来,天蒙蒙亮,光线从窗帘的缝隙间溢进屋子,流淌在地上。你揉了揉眼睛,看看身边可爱的恋人还在睡,笑了笑,蹑手蹑脚地拿着衣服走出卧室,没有拉开窗帘,连开关门的声音都细不可闻。你在客厅穿好衣服后,却发现忘记把手表从床头柜上拿出来,又不想惊扰睡梦中的爱人,只好作罢。

熟练地把鸡蛋磕在平底锅里,水壶里的水开了,你将第二个鸡蛋磕进锅里,听着油嗞啦嗞啦的声音,提起水壶。咖啡壶上方暗黄色的滤纸里已经倒入了棕色的咖啡粉,你将开水画圈式得倒入滤纸中,仔细,缓慢。棕色的液体慢慢流淌下来,浓郁的咖啡香飘满了整个厨房,你放下水壶,给锅里的鸡蛋翻了个面,焦黄色的鸡蛋冒着小小的油花,切了两个番茄,和生菜橄榄油拌在一起,做成沙拉。刚放进锅的几片培根边沿开始向上卷起,你给它们翻了个面,数了十下,夹起来放到盘子里——和煎好的鸡蛋一起。

你把面包放到篮子里,和之前做好的早餐一起摆上桌子,看了看表,刚刚好。

你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坐在恋人旁边——平时有些暴躁的他此时安静得像个孩子,平稳地呼吸着,眼睫毛时不时轻轻一颤,是做梦了吗?你浅浅地笑了,俯身吻上他的脸颊,在他耳边轻声说:“小罗维诺,起床了。”你看到他一皱眉,露出不满又有点委屈的表情,他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你,随即闭上眼睛,抱着被子缩成一团,脸拼命往枕头里扎,发出小动物一般的哼唧声,“混蛋……我要睡觉……”他这么说着,声音慢慢弱下去了,你知道,他准是又睡着了。每天早晨最不忍心的就是叫醒爱人,你听着他有些幼龄化又沙哑的声音,心都要化了。“罗维诺……”你无奈地把对方从被子里拽出来,胸口却挨了一拳——烦躁的恋人晨起时十分无力的攻击。你笑了,摸了摸他的脸:“去洗脸刷牙,吃饭了。”半哄半拽,可算是把他从卧室带了出来,对方洗漱完毕,睁着一双微微红肿的眼睛,用刀子切开培根,往嘴里塞了一口,抬眼看了看你,带着小小的怨恨,你差点被咖啡呛住,不禁笑了起来,“混蛋你笑什么!喂!再笑老子揍你啊!”他自暴自弃地扎住一块番茄塞进嘴里,目光移向墙壁,你却分明看见了他涨红的脸颊。

吃完早饭,你把刀叉和盘子放进水池,你的恋人现在厨房门口看着你,一脸不服气的样子,“怎么了,罗维诺?”你洗着盘子,没有看他。

“呃…没什么……”

啪嗒,你把第一个盘子放在水池旁的桌子上。

“诶,那你在门口守着干什么?”

你手在盘子上蹭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管我啊!我做什么……你问那么多干什么……”

你听到他赌气一般的声音,笑了,把洗好的第二个盘子摞上去,没说什么。

“……”他似乎也沉默了,你用余光看到了他变得纠结的表情。

你把带着水珠的刀叉放到柜子里。

“还没睡醒吗?”

你故意转移了话题,玻璃碗在手里转着。

“我当然醒了,你当我是小孩子吗!”

你拿起第二个碗。

“罗维诺在亲分眼里一直是小孩子哦,永远长不大。”你笑弯了眼睛。

“你!……”他走上前,似乎要跟你理论什么,你放下手里最后一个需要清洗的餐具,半湿的手顺势捧住对方的脸,封住了他的嘴,想说出口的强硬的话在唇舌交错间慢慢消融,对方从一开始挣扎变为顺从,到最后难以把持。

你的有些凉的手撩开他的衬衫,捏了把他腰上的软肉,惹得对方红着脸咒骂,你把他按在墙上,笑着舔了舔他的耳垂,感受着身下人一阵一阵的战栗。

“罗维可一直是小孩子呢……”你伏在他耳边说——就像叫他起床时一样,你褪下洗碗时身上围裙,随后解开了对方刚系好的腰带。

他的眼神也闪闪的,一副很期待的样子不是吗。


至于桌子上的盘子和碗,之后再收起来吧——你这么想。

而你的手表,还静静躺在卧室的床头柜上,咔哒咔哒地走着。

罗维诺眼睛的红肿直到中午也还是消不下去的吧。


评论(7)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