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浸大本科一年级,啥都不会

【岛国组】Merry Christmas Mr.Kirkland.

*快看我真诚的眼神。╯。ω  。╰

*我真的只是上课上昏头了而已。

*觉得本田和亚瑟崩了吗?没错我也这么认为!;ω;

*如果让你们失望了……真的很抱歉!;w;;;

▪三

接下来,亚瑟在他的牢房待了一个星期,被限制自由,被限制言论,他觉得在这么下去自己可能就疯了。一天早上,门开了,亚瑟坐在床上,正盯着窗外的树叶,鸟鸣声不绝于耳。两个士兵粗鲁地想将他拉起,但亚瑟死死赖在床上,并狐疑地看了那两人一眼,继续盯着窗外,他随后笑了笑说:“你看,有人来打扰我们了。”显然他并没有跟两人中任何一个说话,“真是的,真的没有人能看见你吗,明明你的和服那么漂亮。”他自言自语道,“真是可惜。”亚瑟戏谑地瞥了瞥那两个士兵——他们呆立在一旁满脸诧异。

偶尔给自己找点乐子也挺好,虽然亚瑟觉得假装能看见妖怪确实有点傻气,自己不熟练的日语也让效果大打折扣。

“好了,你们想做什么。”亚瑟不再自娱自乐,抬眼看着两个士兵,祖母绿的眸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出锐利的光芒——这真的是一双美丽的眼睛。

士兵没有说什么,把他拉起来,强制他加快脚步,这对一个在屋子里无所事事了一个星期的人来说确实是一场太猛烈的散步。他被带到了一个宽敞过头的屋子里,亚瑟甚感觉在这里脚步声都会被回响三次,他的双手被强硬地用皮带吊起来,皮带末端连接着铁链,一直蔓延到屋顶。亚瑟动了动,铁索便哗啦哗啦地响了起来。他想了想,这好像才是囚犯应该有的姿态吧。

不一会儿,走出了一列士兵,每个人都扛着步枪,亚瑟挑了挑眉——他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个穿着正规的军人站在一旁,从他的肩章来看,似乎是个中尉,但亚瑟对这并没兴趣。这人笑了笑,帽沿下黑色的杏眼看着亚瑟,“我们非常感谢您的贡献,柯克兰先生。”亚瑟轻哼了一声,不屑地移开目光,甚至开始悠闲地观察这个屋子。中尉压了压帽沿,“射击排一班七组,立正!”那一列士兵一并脚跟,个个站得挺拔。

“啧啧。”亚瑟一脸淡然地开始数士兵的人数。

“预备!”

士兵们齐刷刷蹲下,用枪口对准了亚瑟,在亚瑟的角度看这个场面确实有点壮观,面对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像美国人一样吹一声口哨说“cool!”他勾了勾唇角,坦然无比地看着远处的墙壁,却想起了家乡阴雨连绵却依然让人陶醉的天空,想起了幼时家门口树上的一窝小鸟,甚至开始想念自家顽劣的兄长们。

今天,也许他就可以回去了。

“射击!”

响亮的枪击声几乎要穿破墙壁,声波撞击在屋顶上再反弹回来,横冲直撞,余音依然震耳,从枪口出升起了一缕白烟。

本田菊从暗处走了出来,和他人不同的白色军服在惨白的屋子里竟异常显眼,他礼貌地笑了:“您的勇气让我钦佩,柯克兰先生。”

亚瑟看着他,眼神讽刺而尖锐,“呵,很好。”

刚刚那一枪,是空枪。

“你阻碍了我回家的路,本田将军。”亚瑟站直身子,表情有些无奈,他怂了怂肩膀,尽管手腕处连接的锁链让这个动作有些困难,“我想念家乡红茶的味道——而不是潮湿的牢房里门卫士兵浑身的烟味。”

“那可真的非常抱歉。”本田示意两个士兵给亚瑟解开捆绑,“您这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令人尊敬。”他走上前向亚瑟鞠了一躬,“另外,对于先前的法庭审判我表示非常抱歉。”亚瑟不为所动,活动了一下手腕,“阁下的意思是,下一次审判会给我请合格的律师辩护?那可真是可喜可贺。”“不,您不必再参与任何法庭了,您被判为无罪。”

这个结果确实让亚瑟吃了一惊,他淡淡地看了面前的日本军官一眼,没说什么。

“所以说,你这次假意的处刑,目的呢?”

本田笑了起来,有些少年模样的脸上透露出一丝戏谑的神情:“我的个人爱好罢了,相信您会喜欢,柯克兰先生。”

“哦,这可真是一份大礼,我受宠若惊。”亚瑟反唇相讥道,他微微后退,拉开彼此间的距离,“那请问,我现在自由了?”

“不,您仍然是俘虏,但肯定不是带罪之人。”

哦,上帝!亚瑟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就知道这个人不会轻易放过自己。

他慢慢系上因士兵刚刚粗暴的动作扯开的纽扣,却发现少了一个,那里只留下一截短短的绿色线头。“哦,我觉得以后你们的态度应该好一点。”他说完就想笑——哪个国家会对不听话的俘虏彬彬有礼呢?“可以的话请给我一颗纽扣再附带针线,英国人是不允许自己衣衫不整的。”当然如果在战场上这些话就是百分百的扯淡了。年轻的英国人自嘲地撇了撇嘴。

日本军官答应了他的要求,并亲自送他回去,另说起来,亚瑟从那天之后换了房间,他和战俘住在一起,隔壁是那个叫卡特劳的荷兰人。

那个房间可以看到海洋,这却让亚瑟越发思念家乡,想念伊丽莎白塔整点的报时声。

“你忏悔吧!”亚瑟慢慢念出《新约》中的一句话,却不知道要怎么继续下去。

到底是谁应该忏悔呢?

是战争的发起者还是战争的参与者?

或者,该忏悔的就是人类自身。

亚瑟闭上眼睛在胸前划了十字——他是个虔诚的基督信徒。

他睁开眼睛看着远处碧蓝的海面和翻腾起的白色泡沫,一遍又一遍念着祷词,乞求战争结束。

但神似乎没有听到,依旧沉默着注视着世界。

四月初,天竺葵要开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