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浸大本科一年级,啥都不会

【联五轴三】所谓死亡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死亡,对阿尔弗雷德来说并没有意味着什么。他登上世界的顶端,成为超级大国,一路走来到底见过多少遍“死亡”呢,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

可他能够清晰地记得,在大雨为幕布下,那个名叫“日不落”的男人,留下的眼泪中开出了死亡的花。

阿尔弗雷德迷恋着这样的死亡——就像迷恋那个男人一样。

*亚瑟·柯克兰

亚瑟深知死亡的含义,并不只是因为身旁都是“死掉了的”妖精和精灵,而是见过太多的战火。他永远无法忘记刚刚还有说有笑的小伙子们,奔赴战场后,变成了一把把枯骨。他是个绅士,他是日不落,他是不列颠,可他无法避免自己的国民远离战争。

WW2不列颠空战时丘吉尔说永不言败,亚瑟同样是这么认为的。没错,他是柯克兰,是不列颠,他不可以失败,他有他需要保护的东西,他有他无法放弃的执念和骄傲。

他不会再放手了,不会再像1783年一样。他不是法国的拿破仑,虽然他也遇到过自己的“滑铁卢”,但他没有彻底失败,只因他是英国。

亚瑟恐惧死亡,所以他才要战胜死亡。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弗朗西斯不认为死亡多么可怕,也许是因为骨子里的洒脱和风流,他似乎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但他永远无法逃离死亡的阴影,就像那年火光中的人影,明明暗暗,最后不复存在。

他没能保护她,他最终输给了懦弱。

弗朗西斯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也许就是没能让自己变得更强,强到可以拦下火把,护她周全。然后,他现在用了一辈子来后悔。

弗朗西斯一直在逃避死亡,他在害怕,他害怕失去。

*伊万·布拉金斯基

从小时候开始,伊万就已经不那么在意死亡了,因为最可怕的是孤独和寒冷。当初他被蒙古占领,他怕自己会死掉,他还没有看到过南方更美的地方,他还没有见过不是一年四季都刮着冷冽寒风的地方,他实在太害怕死亡了……可渐渐的,他也就麻木了。他好想杀掉蒙古,这样就没有人会束缚他了,连家人都抛弃了他,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最后,那个小小的伊万死掉了,变成了沙皇俄国。伊万变得残忍,他可以动不动就有“杀掉他吧”这样的念头。

那个懦弱善良的小伊万已经不在了,结束了沙俄的苏联也不在了,最后只有1991年出现的俄罗斯。

伊万“死去”了太多次,他早已习惯。

真是可怕,不是吗。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路德对待死亡非常疯狂,但在某种角度来说,是他家历史上某位非常出色的演讲家所带来的疯狂。但他忘不了在那次死亡的疯狂之后,血肉分离般的痛楚。投降,没关系;战争赔款,没关系;历史的谴责,没关系,他的所作所为的罪恶性他自己清楚。可是,请别把他和哥哥分开。

虽然他的兄长经常脱线让他苦恼不已,虽然他的兄长任性得像个孩子——可他把自己当弟弟来看,一直保护他,爱着他。

这就是他哥哥,他深爱着的,无人可以代替的兄长。

但那道疤痕般的柏林墙,摧毁了他的一切。留下的是1991年也无法消散的痛苦。

路德维希谨慎地对待死亡,在某种角度来看,他也是个懦弱的人。

*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

费里不知道什么叫死亡,这是他天天快乐的理由。他还记得,很多很多年前,那个金发的小男孩儿。他去战斗了啊,神圣罗马好勇敢,可希望他不要受伤啊。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他的女仆裙子都大了好几号了,神罗还是没回来。

他之后也遇到了战争,他见到了那个叫德意志的男人。他真的很像他。可他不是他。

费里拒绝相信死亡,他宁愿认为神圣罗马是在赌气,或者迷路了,他还好好地活着。虽然他比谁都清楚,神罗不可能再回来了。可他就是天天嘻嘻哈哈,带着撑他走过了百年的执念,继续生活。

费里西安诺忘记了死亡,他不会再相信了。

*本田菊

“小菊,来,回家。”他忘不了那个人。他深爱着那个人,却又对他恨之入骨。“nini”,他曾经这么叫他,甜腻地像孩童的牙语。那个人教他识字,给他做好吃的饭菜,把他照顾得很好。

本田也明白,所有的所有,都死在了他砍下的那一刀。他不怕别人说他恩将仇报,他也确实是这样的,他想让“nini”永远是他一个人的,他想拥有,想吞噬,想占领。

可最后,他失败了,等待他的不只是骂名,还有nini那冰冷悲哀的目光。

“本田菊,从此,我和你恩断义绝。”他想象过无数遍对方咬牙切齿地说出这句话,可他的nini没有,他当初还天真得以为,对方会原谅他,可之后他明白,“nini”已经对他彻底失望了,本田感觉当年的那一刀,不禁让王耀失了情,也让自己死了心。他杀了他自己。

本田菊忽视了死亡,他紧紧盯着那只他深爱的“兔子”,却没想到自己也踏入了自己设计的怪圈。

*王耀

作为一个走过了五千年风霜的人,王耀已经习惯了离别和消逝。他曾经跨越丝绸之路,遇见了那个男人,那个人即使国内经济非常紧张的时候依然和他通商,即使知道他在利用他,那个人依旧是笑容满面,继续购进他带来的昂贵的丝绸。

“塞里斯,我一直爱着你。”他这么说过。

“可是大秦,几千年了啊,你到哪里去了。”我还没有道歉,我几乎都要忘记你的长相了。

死亡对王耀来说,就是一段记忆在某一刻戛然而止,没有花圈来祭奠,没有悼歌来惋惜。像自己五千年来遇到的无数人,总是称呼自己为“小布尔什维克”的老大哥,曾经“nini”地叫自己的孩子,只不过一个葬在了时间里,一个葬在了战争里。

“所以,你们还是太年轻。”他总是这么说,然后默默叹息。他厌倦继续为逝去的存在刻下碑文流下泪了,他选择记住他们,只要自己不死,他们就都还活着。

王耀铭记死亡,也不恐惧死亡。因为他不会死,他还有他的中华之魂,他还有国民。

他还有已逝的无数条挂满韶华的牵挂。

*路德家优秀的演讲家:希特勒。

【突然想到“死亡”这个话题,是因为晚上上英语课的时候老师总拿“die”和“been dead”来讲现完,就开了一个脑洞。】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