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浸大本科一年级,啥都不会

【烂大街的丧尸梗】酒吧

这里是我的梦境,我一直是这么认为,也一直在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因为这里并非我熟知的地方,而是类似19世纪欧洲风格的一座小镇。此时我正现在一条大街的拐角处,不远处是一栋很大的建筑,又像佛塔,又像是教堂:哥特式的浮雕,罗马柱,却有旋转而上的尖塔顶,金色的顶部在阳光下异常的耀眼。

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单纯站在人流之中,身旁缓缓驶过了一辆卖花人的车子,卖花人的长相我已记不清,只记得他带着一条蓝色的发带。我买了一束波斯菊,颜色艳丽。随后抬头看了看天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飞艇穿云而去,它飞行着,却在远方像脱线木偶一般坠落,建筑倒塌的轰鸣声传来,身边人们都停下了脚步,惊慌地看着飞艇坠落的方向。

而我却悄悄离开了。

走了很久,穿过无人的咖啡街,沿路店铺甜点的香味弥漫四周,我把手中的波斯菊放进了某个店铺外白色桌子上的空玻璃瓶里,确认没人发现我,又匆匆离去。沿着街道走到了一个有些偏僻的地方,但很漂亮,这里有一家日式酒吧,门口挂着点亮的灯笼——我竟不知已经到了晚上。看了看门口【客满】的牌子,我还是走了进去。进门之后却发现内部构造完全不是日式风格,一个一个橱柜一样的房间,房间的门是糖果色的,门都紧闭着,只留了一条一条窄窄的过道,交错凌乱。我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任何服务人员,或者说连根儿毛儿都没看见。其实和我一同走进酒吧的还有很多人,有男有女。我迈步钻进窄窄的走廊,头顶的隔板让人更加压抑,走了一会儿,只听见身后一声恐怖的尖叫,嘶哑,凌厉。我惊讶地回头看去,一回头,我就后悔了,理智瞬间崩溃:我身后的一个女人正在被另一个“生物”撕咬,大片的血溅到了糖果色的门上,女人惨叫着,明明她的脸已经血肉模糊,肢体也破碎不堪,她身上还穿着礼服,红色的高跟鞋在走廊的灯光下闪闪发光。我惊恐地退了一步,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跑!赶紧!”事实证明我也确实这么做了。

谁知道这是什么神发展,我在灯光昏暗的走廊中像无头苍蝇一样来回乱撞,我奋力推着糖果色的门,却一扇都不曾打开。我突然停了下来,远远近近的嘶吼像魔咒一样,催促着我……我好像忘记了什么,到底是什么?我看着身旁一个蓝色的门,想起了这家酒吧门口架着的“客满”。顿时,一股灭顶般的绝望冲上神经,心脏沉闷急促地跳动着,恐惧,悲痛。“客满”意味着这里的每一扇门都无法打开,我会死在这里吗?我问。

答案是否定的。

我突然感到轻松了许多,难得地自信了一次。我当然不会死。蹲下身,感受着门上的纹路,我发觉根本没有振动,一点点都没有,这说明每个门里都没有人。那门内会是什么呢。我笑了,在恐惧之下笑得肩头乱颤,不可名状的愉快涌上心头。门内是什么东西?这是由我决定的啊!

我再次站起来,看着前方一切未知的走廊,暗黄色的灯光让我的视野变得有些模糊。

这里是我的梦境。

拐角处爬过来了一具半腐烂的尸体,他抬起头,两个没有眼珠的眼眶流着暗色的血液,我精神紧张到手臂都开始颤抖。这不是恐惧,是兴奋!我拔出了长靴中的短刀——这里是我的梦境。

如果在某种意味上,这里是“仙境”的话。

“那么我就是这里的爱丽丝。”

进酒吧之前,我还看到了与这家酒吧格格不入的一束花——别在门框上,一束用蓝色段带扎起的波斯菊。

最后,我醒了。

*没错这只是个梦而已,虽然做梦的时候想得很帅气“这里是我的梦境当然我是主宰者”,但睡醒了之后……坐在床上哭成了一条狗……吓死我了!qwq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