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

浸大本科一年级,啥都不会

5号早上做的【不知道是什么鬼的】梦……

这是一个奇怪的梦…


我是个姓薛的男人,好像是杀了人。

被杀的是个女人,长相大概和利世差不多(最近喰种看得有点多…),带着眼镜,紫色的长发。

女人的墓碑立在一片花圃。墓碑的角落里狠狠地刻下了我的名字,但我忘记了叫什么。


花圃旁,是一个洞穴。

一个大叔说那个女人因为不明不白地死,怨恨我,要取我的性命,但我如果下到这个洞穴,活着回来,那这个女人就会彻底“死去”,不复存在,甚至无法步入轮回。他也许是个神棍……

我为了活命,一次一次地进入洞穴,一次一次地因不明原因回到过去,一次一次地看那年的春晚(里面有Aph的cos,勇洙很帅。),然后再一次一次地杀死那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毫无理由的轮回。


最后一次,我和那个大叔和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下了那个洞穴,大叔警告我无论看到什么,无论见到了谁,都不要说话,我点点头。

周围一下子豁然开朗,那是个宴会。

我和一个妙龄女子结成一组,大叔和那个年轻的女孩坐在我旁边,妙龄女子说她只和看得顺眼的人结组,算我幸运,我礼貌地笑了。

我们要共进晚餐,我的盘子里是一块牛排。

那个女孩要我喂她,我答应了。现在仍然记得刀叉碰撞的轻响,我什么都没说,自始至终。

我嘲讽地想,这牛排不一定是什么东西,也许是那个女人的尸骨也说不定啊。

就在这时候,大厅的灯啪嗒一声暗了,再亮起来的时候,果然,盘子里还剩三分之二的牛排变成了一颗头颅,紫色的长发,妖艳的红唇……

呵……对面的女子当然已经死了。是我亲手将有毒的食物送进她嘴里的。


我并不惊讶,大叔走来,向我点点头,正要说什么,我抬起食指放在唇边,示意他什么都不要说。

我用嘴型告诉他,走吧。

拉上那个年轻的女孩,边走边想,这一次,还是会步入轮回吗?

走着走着,我听到了那个女人的尖叫,就像我杀死她时她的尖叫。

然后,我眼前一花,周围是暗色的环境,脚下凹凸不平的触感告诉我,这是在一个石穴里,没错,这是那个洞穴原本的样子。


在我身边,是一个破碎的镜子,上面是血色的痕迹。

我愣了愣,在镜子里看到了和我共进晚餐的女子死时的面容,看到了那个血色的大厅,最后是被我杀死的女人,她血红的双眸涌出鲜血,最后,连幻影都消失不见。

我正打算走,听到了大叔的声音,他和那个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我看向镜子,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大叔和那个女孩在镜子里笑了笑,最后消失不见。

原来,只有我不属于那里,只有我活着回来了。

我攀上了洞穴的出口,迎面看到了那座墓碑。


上面赫然写着我的名字。


打头的字是“薛”。



【我靠!这是什么鬼东西,老子是吓醒的!!不过我确实不姓薛……


评论(7)

热度(1)